您的位置:首页————
疫情让78%的餐企损失惨重,资本会是餐饮的救命稻草吗?
编辑:中餐协    时间:2020-02-21 15:41:48    浏览次数:

企业复工时间一再后推,各地对餐饮堂食的禁令不减反增,外卖“进项”有限,餐企资金链面临断裂。

资本这时候成为香饽饽,很多餐企开始寻求资本帮助,资本也认为“进入优质餐企,这可能是一辈子最好的机会”。疫情或许会让餐企与资本,迎来一次蜜月期。

往年都是初七上班。今年等2月2日假期结束,却收到不得早于2月10日复工的消息。等到2月10日,有的又说2月17日复工……2020年的“假期”不断延长,各行业老板们的心越来越焦急。

近日,随着各企业陆续复工,原以为餐饮也能一起复业,不料多地开始禁止堂食。

而外卖的“火爆”,也仅针对一些本来有基础、写字楼附近的餐企,而且进项相对有限。更多餐企,快到资金链断裂的边缘。

2月14日,一张落款为上海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停业通知在网上流传,称因受疫情影响,餐厅无法继续运营,将于2020年2月11日正式停业,之后也不再经营。这样的停业通知,在疫情期并不是个例。

那么,餐饮行业众多餐企,资金状况到底怎么样?该如何获取资金以保证活下去?

没有“进项”

资金链断裂就在眼前

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,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为46721亿元,其中15.5%来自春节期间的消费旺季。而今年疫情期间78%的餐饮企业营业收入损失达100%以上;9%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;7%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;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%。

虽然目前尚无大型餐企爆出资金链断裂的消息,但许多的小餐厅已经选择歇业,后续生死未卜。

1 小微餐企

由于目前很多餐厅尚未复工,很难监测到底有多少门店会因疫情而关闭,但根据清华朱武祥教授、北大汇丰商学院魏玮教授,和北京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军联合对995家中小企业进行的调查,85.01%的企业账上资金余额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,34%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,33.1%的企业能够维持两个月,能够维持超过6个月的仅占9.96%。

以上数据虽不是餐饮行业调查数据,但相信餐饮业的状况只会更加困难。根据江苏省餐饮行业协会的监测显示,2月5日江苏省95%餐企正休市停业,而在全省餐饮38万户服务网点中,小微餐饮占84.1%。

在很多餐饮人的朋友圈,微小餐企老板决定关店的不在少数,而准备在春节发力经营餐企的资金情况最为危急。

一位餐饮老板就告诉红餐网(ID:hongcan18),他有两个中餐店,根据往年的经验,为了备战春节高峰,把大部分现金都用在了春节前的备货,身上只留了一个月的员工工资款和备用金(两个店接近45万)。

但疫情一来,备的货都打了水漂,只能想办法打折处理,而由于春节把员工都留了下来,发完1月份的工资,他身上就没有现金了,2月还要缴纳6个月房租。两个店这两笔的开支就将超过120万,而他身上已经没什么现金,就算房东减免或延缓收租,也不足以完成周转。他已经决定遣散员工、处理存货,关门。

这样的餐饮老板,在红餐网这段时间推文的留言中,非常之多。可以说,在经历2019年原料上涨快、人工成本升高、高房租后,现金流本就不算流畅,抗风险能力进一步降低,本来想借春节打个翻身仗,但没想到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2 中大型餐企

连锁餐企相比小餐企虽然有更好的现金流支撑,但同样损失不小,因停业仍需支付员工工资、房租,部分连锁餐企的现金流也已严重不足,企业受损难以在短期内弥补。

越是大型连锁,门店越多,损失也就越多,正如外婆家吴国平所说:“天一亮就要支付250万元。”

外婆家全部品牌门店8000名员工,一个月工资成本约6000万,租金约两三千万,这近一个亿的固定成本,即使不开业,也必须支出。

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也给我们算了笔账。

西贝在全国60多个城市,有400多家门店,当前基本都已停业,只有100多家在做外卖业务。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将损失7-8亿元营收,也就是流入资金。

之后就是成本。根据贾国龙透露,西贝成本结构中,原材料占30%,但姑且可以不算做损失,因为可以售卖,也可以用于1万多留岗员工在宿舍的餐食;房租占10%,不营业就不用交;税收成本大概占6-8%。而剩下的30%人工综合成本才是大头。

西贝目前有2万多员工,大部分仍在待业状态,但按国家政策规定,西贝必须继续发工资,如果给全工资,一个月支出就在1.5亿左右。而1万多留岗员工,在提供食宿的同时,还要保证安全。

“现在口罩不好买,有些卖高价,一个N95要 30多,这部分就花了几百万。”此外,还需要给在经营的门店配备相关的消杀产品。仅月工资一项,一个月就1.5个多亿,两个月就三个多亿,三个月就四五个亿。

可以看出,无论哪型餐企,最难过的还是资金这关,就像贾国龙说的,无论哪个企业,都不太会备足几个亿的现金。在没有现金流入的情况下,任何企业都很难。

2

餐饮—资本

又一次亲密期大门或将提前开启

现在看来,无论是和房东商量减租、免租,还是裁员,餐企都在想尽一切办法“节流”,而“开源”除了恢复营业之外,就剩下了向外求助。

银行肯定是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,国家也不断要求银行,不轻易给受疫情较大影响的企业抽贷、断贷、压贷,央行投入1.2万亿释放流动性。不少银行也主动上门,为餐企提供帮助。

除了银行,很多餐饮人还将目光转向了资本机构。

1 疫情让餐企明白,餐企是需要资本的

2月1日西贝的一声疾呼,惊醒了各行各业,包括资本机构,就在贾国龙“喊话”当晚,就收到了来自银行的主动信贷邀约,各个资本机构也行动起来,对接优质但暂时遭遇困境的餐企。

观见餐饮小学联合财得得在朋友圈呼吁金融机构多支持餐饮行业,短短三四天,便聚集了“消费王”王岑、盛景嘉成资本、番茄资本等资源,发起“餐饮融资贷款公益行动”。观见餐饮小学创始人汪洁说,预计到月底能为100家左右企业提供帮助。

专注垂直餐饮投融资的壹马资本也携手加华资本发起公益融资,截止到2月12日,收到了200+餐企的融资需求,总融资额需求超过20亿。

而在这些餐企中,中小企业占比50%,微小餐企占比40%。可以看出,在这个阶段,餐企对资本的渴求是是远高于平时的,也是全方位、不分企业规模的。

在此餐饮危难之时,红餐网也联合杭州银行、天图投资、启赋资本、险峰长青、同程资本、道生资本等联合发起《春风行动》大型餐企融资公益活动,为餐企打开急速融资和贷款通道。

启赋资本合伙人胡祺昊就表示,近期负责投融资的员工每天要看近300个餐饮项目,“现在很兴奋,恨不得自己干。”胡祺昊说,这种兴奋正在于当下餐企对资本股权投资认知的转变。

餐企在这个过程中,正在在不断认识到现金储备、合理现金流的重要性,认识到资本的作用,资本操作的意义,以及资本存在的必要性。

原本声称“西贝永不上市”的贾国龙也说,“这次灾难也教育了我,之后要重新评估什么是有利于企业、有利于员工、有利于顾客的发展方式,上市可能就是其中的一种。”

相信这次灾难教育贾总的不止是对于资本的看法,还有更多关于管理、商业模式的部分,当然,这是后话。

从融资的需求上来说,餐企对资本的态度是有所转变了,本次疫情爆发了众多企业的资本引进想法,但并不是说所有餐企都要去拥抱资本,都能够拥抱资本。

2 考虑投资回报的资本,才是对彼此负责

商业世界是残酷的,你不对自己残酷,现实便会教你什么叫残酷。比如这次疫情倒下的很多餐企。

资本就是商业世界中的现实主义,正如小马歌说的“资本不是活雷锋,他们愿意锦上添花,却不会喜欢雪中送炭。投资需要回报,将来不能赚钱的企业当然没有投资价值。”

餐企在明白资本的优势之外,一定要明白什么样的餐企更容易获得资本的帮助。小马歌的总结是5点:

有品牌影响力,形成规模效应

近几年的数据持续30%以上的增长

有明确的战略目标,长远计划

细分赛道有机会跑出来的企业

有新餐饮商业模式的企业

所以在疫情爆发不久的2月6日,文和友就迅速获得了加华资本旗下基金投资近亿元人民币。壹马资本数据显示,本次寻求资本的200余家餐企中,大型连锁品牌占比10%,年收入5亿以上的有近10家。

这其实就要求餐企不能临时抱佛脚,即使当下没有投融资需求,也要有风险意识,做好准备。

“大部分企业有一个现象,公司赚钱时基本不考虑融资,更不想让别人分享收益。总是到了经营业绩每况愈下、负债率居高不下、短贷长投,甚至资金链套断裂的时候,才开始病急乱投医,四方游走寻找投资方。”小马歌说。

汪洁也表示,这次公益活动中很多第一时间找上门的企业,都是外界看起来非常不错的优质企业,这也说明越完善的企业,风险意识越高。

那么哪些餐企是不容易获得投融资的呢?小马歌认为可分为两类,一类是企业本身有硬伤 :

1)未获得过融资的创始人,开始盲目的融资,融资想法异想天开;

2)创始人对投资行业想法不成熟。

另一类则是符合融资标准的优秀品牌,但:

1)企业本身没有找到适合企业发展战略支持的投资人。

比如拥有1000多家门店的火锅品牌“虾吃虾涮”,就表达了对资本机构的观望。创始人牛艳说,一方面源于自身现金流保持正向,另一方面还未碰到真正能够与品牌共创的投资机构,“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如果对方只是想站在主力的位置,那是没必要的”。

2)估值偏高或融资方案不够专业。

对于门店数量较少的餐饮品牌来说,有的则更倾向银行贷款,而有的则直接表示现阶段不是最佳的融资时机。

3 不要用投机的态度对待餐饮投资

当然,疫情过后一定会有人说,餐企在这个特殊时期引入投融资是“病急乱投医”,而资本则是“趁火打劫”。

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宋向前也说过,“这个时候,是优质企业普遍估值下调、估值回归的一次机会,特别是优质餐企,平时现金流非常好,大多不需要投资,现在也许有机会,可能是一辈子最好的一次机会。”

但小马歌认为,餐饮品牌最好的融资时机,绝对是品牌影响力上升、数据增长的阶段,如果一个企业品牌、数据表现不佳,无论在什么时候,都很难获得资本。

窄门学社、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也觉得,这个机会是也不是。“是”是因为餐饮企业此刻真的需要钱,这个时候的钱可以救命。“不是”是因为此刻如果用投机的态度对待,你可能血本无归,就算没有这次危机,餐饮的坑也不计其数。投资是一件极其专业的事情。

对于专业投资人而言,并不代表此刻可以低价获得好标的。此刻,餐饮连锁确实比以往更需要资本,但趁机压低餐饮品牌估值,并不一定是一件被欢迎的事。

“真正的优质餐饮品牌的价值不会因为疫情的发生而降低,反而,他们可能因为更强的组织力、品牌力和现金流能力而且获得更好更大的发展机会,价值相反可能更大。”

卿永说,所以此刻做为投资人,更应该看到企业的长期价值,站在更长的时间纬度来看待,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提供充足的资金供给和各种赋能,帮助企业获得最佳的发展机会。

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也认为,资金方应根据不同公司给予不同对待和帮助,如果在这个时候抱着捡漏的态度来看餐饮投资这件事,从根本上来说,可能不够理性。

“为了资金,去调整财务结构和管理结构的企业,在想到方法并实施之后,也不一定会降低太多估值。而真正在这个阶段拼命狂降估值的企业,可能它的可投价值也并不是很大。”

在商言商,对餐企而言,现在就是需要资金;对资本而言,对于餐企的评估依然存在,甚至更加严格,趁火打劫并不是资本的目的,只不过疫情打断了优质餐企的现金流,打开了餐企的大门,让资本更容易与餐企接洽。

但这就像谈恋爱,两个人都很优秀,也有不合适的可能,投融资的结果如何,还是要看双方的匹配精准度,双方都应该更加谨慎。

如果说2015-2017年是餐饮和资本的蜜月期,投资案例高达,2018-2019年则是冷静期,投融资案例数明显下降,但双方更加冷静,更加了解彼此,所以总体金额仍然走高,这说明越来越多的资金,开始向优质企业聚拢。

红餐网创始人陈洪波认为,资本不是洪水猛兽,它在合适时间以合适的方式出现在合适的企业,就是企业强有力的武器,而企业既要有能力去拿到资本,也要有能力去分辨适合自己的资本,去驾驭和资本的关系。这才是企业和资本最佳的关系,餐饮也不例外。

而这次疫情,无疑正在加速这种相互了解,也许这次疫情会成为餐企与资本关系再次升温的开端。正如胡祺昊所说,疫情过后,餐饮行业将步入新的阶段——升级版“新餐饮”时代,资本将为餐饮企业的标准化、规模化带来新的机会。


中国餐饮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

Copyright@2002-2016 China Dining Industry Association

通讯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乙24号   邮编:100044

电话:010-53515562 

 E-mail:zgcy315@126.com